请勿关注

1020

当经理那些年,夜晚麦夫鲁特变成了一个更加充满激情和渴望的钵扎小贩。他感觉,当自己冲着昏暗的街道喊“钵——扎”时,他不仅是在对窗帘紧闭的窗户、没有灰泥没有油漆的墙壁、躲藏在角落里的凶恶野狗、窗户后面的人家,也在向自己头脑里的世界呼喊。因为,他觉得,当他叫喊“钵——扎”是,脑袋里的彩色画面,犹如土豪图画小说里的对话气球那样,从他的嘴里的云朵般飘进疲惫的街道。因为那些单词是一些物件,而每一个物件都是一幅图画。他察觉到,夜晚卖钵扎时行走的街道已经和脑海里的世界合二为一了。麦夫鲁特有时觉得,这个惊人的信息仿佛是自己发现的,或者是真主仅仅赐予了麦夫鲁特一种特殊的悟性和灵气。头脑混乱地离开快餐店的夜晚,麦夫...

+

1020

在他发现欺诈行为初步线索的日子里,麦夫鲁特开始察觉到,自己瞄着瓦特希和其他员工的眼睛(奇怪的是并非两只眼睛),仿佛脱离了他自己而独立地、以他们自己的意愿,在观察自己(麦夫鲁特)。有时他感觉到自己仿佛是被硬塞进这个快餐店的多余的人。那种时候,眼睛就会监视麦夫鲁特。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做作。一些宾博的顾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吃烤肉三明治。

+

1019

+

1018

拉伊哈皱起眉头:“我也可以做日工。”她自豪地说,“人们自食其力,有错吗?”
“那要看我会不会允许?”麦夫鲁特说。
“其实我在家既是日工,又是用人,还是三轮车餐馆的厨师和钵扎的调制师。拉伊哈笑着说。她转身对麦夫鲁特说:“给我发个公证书,不然我就罢工,有法律保障的。”
“有法律保障怎样,没有法律保障怎样。国家管不了咱家的事!”麦夫鲁特抗拒地说道。

+

1016

尽管麦夫鲁特不避讳他们,也不怕被他们惩罚或排斥,但是当他们远远地看着的时候,他觉得握拳喊口号不仅怪异而且做作。政治上的过激,总带有一种做作的成分。

+

1014

但是,伊斯坦布尔不是乡村。在城里尾随一个陌生女人的人,其实是一个有思想、日后也有可能成大事的人,就像麦夫鲁特一样。身处城市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也可能感到孤独,但是让城市成为城市的东西,也恰恰是这种能够在人群中隐藏自己头脑里怪念头的可能。

+

1014

学校整个就是一个骗子窝,历史老师拉美西斯是一个笨蛋,多数老师是一帮只想着平安无事走出课堂拿工资的烂人。

+

© PaulBeauj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