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关注

0811

对于开玩笑也有明确的界线,规章制度认定,不同的性别对于一个玩笑是有不同的感受和理解的,对于一个“玩笑”是否属于“性骚扰”,它的确定,以听这个“玩笑”一方的感受为标准中。也就是说,你在开玩笑的时候,不论你自己认为是多么“无所谓”,只要听这个玩笑的人认为听了不舒服,认为你是在“性骚扰”,就可以确认你是“性骚扰”。

+

0803

从盛到衰,如此迅速,其原因当然是这些盛世出现依赖的是人治。中国历史上的几大盛世,只在史书上留下了统治者的精明,人格的强大,却没有留下太多制度性的成就。

+

0730

然而,未来的科技的真正潜力不在于改变什么车辆或武器,而在于改变智人本身,包括我们的情感、我们的欲望。

+

0729

民族竭尽全力,希望能掩盖自己属于想象这件事。大多数民族都会声称自己的形成是自然而然、天长地久,说自己在最初的原生时代,由这片祖国土地和人民的鲜血紧密结合而成。

+

0729

现代所兴起的两大想象群体,就是“民族”和“消费大众”。

+

0727

生物上,人类分为男性和女性。所谓男性(male),就是拥有一个X染色体和一个Y染色体,所谓女性(female)则是拥有两个X染色体。但是要说某个人算不算“男人”(man)或“女人”(woman),讲的就是社会学而不是生物学的概念了。

+

0726

举例来说,高热量食物对人不好,但为什么老是戒不掉?现今生活在富裕国家的人都有肥胖的问题,肥胖症几乎像瘟疫一样蔓延,还很快地将魔爪伸向发展中国家。如果我们不想想采集者祖先的饮食习惯,就很难解释为什么我们一碰到最甜、最油的食物就难以抵抗。当时他们住在草原上或森林里高热量的甜食非常罕见,永远供不应求。如果是个3万年前的采集者,想吃甜食只有一种可能来源:熟透的水果。所以,如果石器时代的女性碰到一棵长满甜美无花果的树,最明智的做法就是立刻吃到吃不下为止,否则等到附近的狒狒也发现这棵树,可就一颗也吃不到了。于是,这种想大口吃下高热量食物的直觉本能就这样深植在我们的基因里。就算我们今天可能住在高楼大厦,家家...

+

0712

只有家庭作为一项制度,把女人变成形同奴隶的小宠物,把男人变成独挑大梁的供养者和断不了奶的依赖者,那么纯粹私人的办法就始终不能解决美韩婚姻的问题。

+

0629

姐姐,我好失望,但我不是对你失望,这个世界,或是生活、命运,或叫它神,或无论叫它什么,它好差劲,我现在读小说,如果读到赏善罚恶的好结局,我就会哭,我宁愿大家承认人间有些痛苦是不能和解的,我最讨厌人说经过痛苦才成为更好的人,我好希望大家承认有些痛苦是毁灭的,我讨厌大团圆的抒情传统,讨厌王子跟公主在一起,正面思考是多么娟俗!可是姐姐,你知道我更恨什么吗?我宁愿我是一个媚俗的人,我宁愿无知,也不想要看过世界的背面。”思琪哭得字跟字都连在一起,伊纹也可以看见她涕泪满脸,五官都连在一起。

+

0629

怡婷在卡片上写道:“好像从小我们就没有跟对方说对不起的习惯,或者是没有说对不起的机会。很难开口,我只好在这里向你道歉。但是我也不是很确定自己对不起你什么。其实,我听见你夜哭比谁都难受,可是我不理解那哭的意思。有时候面对你,我觉得自己好小好小,我好像一个沿着休火山的火山口健行的观光客,而你就是火口,我眼睁睁看着深邃的火口,有一种想要跳下去,又想要它喷发的欲望。小时候我们夸夸谈着爱情与激情、至福、宝藏、天堂种种词汇的关系,谈得比任何一对恋人都来得热烈。而我们恋爱对象的原型就是老师。我不确定我嫉妒的是你,或是老师,或者都有。与你聊天写功课,我会发现你脸上长出新的表情,我所没有的表情,我心里总是想,那...

+

0626

刚刚在饭桌上,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还没开学。

+

0623

研究这些野蛮人并不会使我们发现一个乌托邦式的自然状态,也不会让我们在丛林深处发现完美的社会;它只能帮助我们建构个人类社会的理论模型,这个模型不和任可以观察得到的现实完全一致,不过借着它的帮助,我们也许可以成功地区分“在人类目前的天性中,什么是始源性的,什么是人为的;取得关于一种状态的知识,那种状态已不存在,可能从来没存在过,将来也可能永远不会存在,不过仍然还是必须对该种状态具有一个正确的概念,这非常重要,如果我们要能够对我们目前的状态做一个正确有效的评断的话”。

+

0623

阿兹铁克文化是美洲历史的一个无法愈合的伤口,它对血与酷刑的那种狂病性的嗜好(这种嗜好事实上是全人类性的,不过在阿兹铁克人里面,就比较上我们所能界定的范围之内来看,这种嗜好是十分显著地以非常过分之方式表现出来),不论从为了克服对死亡之恐惧这样的需要去考虑如何可解,使他们和我们旗鼓相当,其原因并不是只有阿兹铁克人才具有此种恶习,而是因为阿兹铁克人像我们一样,其具有恶习的程度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

0603

我自己深为女人所吸引,所以我懂得为什么一个女人为另一个女人所吸引。

--------------
这句话竟然是男主说的

+

0523

他变得越来越自闭内向。又一年过去了。当时他是如此孤独,却竟然独自一人振起精神来庆祝自己的三十岁生日。事情是这样的:因为没有一个人打电话来向他祝贺,或说些祝愿的话,他压根儿忘了自己的生日,直到第二天凌晨两点才最终想起来。他在皇后区某个地方庆祝了自己生存的第四个十年的开始,当时他刚在一个名叫“人间快乐园”的脱衣舞夜总会放下两个烂醉如泥的商人。他把车开到北方大道上的大都会小馆,在柜台旁坐下,点了一杯巧克力泡沫牛奶、两个汉堡包和一盘法式炸土豆条。

+

0521

现代身份理想所包含的意识形态因素,或许缺乏像19世纪的种族和性别歧视那样的尖锐。它带着微笑出现在无伤大雅的地方,出现在我们所阅读、所听到的各种琐碎细小的消息当中。但它依然在什么是美好生活方面维持着一种同样偏颇的,甚至有时候,歧视性的观念,这种意识形态需要我们去仔细审查。

+

0521

作为悲剧作品的读者或观众,我们尽可能地远离报纸标题“有购物狂倾向的女通奸犯在信用欺诈之后服毒自杀”所体现的思维模式。悲剧促使我们摒弃日常生活中对失败与挫折的简单化看法,使我们对以宽容的心态对待我们人性中普遍存在的愚昧与过失。

+

0518

必须立即指出的是,在执行这么多的功能是,酋长并不具有任何明确规定好的权力,也不享有任何被大众所承认的权威。权力来自同意,权力考同意来维持其合法性。

+

0518

酋长一词的语源表示土著的心目中明白我已强调过的现象,也就是,酋长是被视为一个群体的成员愿意组成一个群体而存在的理由所在,而不是一个已经存在的群体觉得需要一个中央权威而制造个酋长出来。

+

0517

企业必须不断地为市场提供更新更好的产品,而员工也随时为企业的这种压力所能导致的结果忧心忡忡。在历史的长河中,物品和服务的生命周期曾经比提供和消费它们的人类的生命周期更为长久。在日本,和服和武士外套在400年间保持不变。在中国,18世纪的人的穿着打扮和他们16世纪的祖先并无二致。在北欧的1300至1660年之间,耕犁的样式没有发生过变化—这种稳定性肯定能够赋予技工和工人一种安全感,他们会觉得他们所从事的行业在他们的一生中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但自从19世纪中叶以来,产品的生命周期急剧缩短,从而破坏了工人认为自己从事的行业会保持长期稳定的心理。

+

0517

你可以认为,与社会身份相关的“爱”有别于两性的爱,譬如它不具有“性”的成分,婚姻也不是其归宿,而且其施与者也通常有附带目的,然而,你并不能否认这种爱的接受者一样能沐浴在他者关爱的目光里,倍感呵护,就像忘情于爱河中的情侣。

+

0514

虽然你需要格蕾丝的建议,但不能带上她。因为万一发生什么事,就相当于两个头脑同时遭到斩首,而且你一直觉得格蕾丝缺乏率性,她跟这个世界联系太多。子女,前夫,女友。你开玩笑说,格蕾丝是你的“外部道德指南针”,比你更清楚界限所在。“太正常。”你在餐巾纸上写道。

+

0503

从一开始,我们就发现自己跟这些祈求者互不平衡。我们不得不拒斥这些祈求者,我们拒斥他们,并非因为我们鄙视他们,而是因为他们用崇拜败坏我们,他们想要我们变得更堂皇,更有力,因为他们疯狂地相信,只有把我们抬高百倍,他们的处境才能有些微改善。这一点相当能说明所谓亚细亚式的残酷根源。

+

0428

城镇可能还比艺术品更宝贵,更值得珍惜,因为它就站在自然与人造物的交界点上。城镇事实上是由一群动物组成的社会,一群动物把自己的生物史局限在其疆域之内,同时又依据自己是能思考的动物而具有的种种动机和目的将之改造;因此,不论是在发展过程上,还是在形态上,城镇同时是生物上的生殖、有机演化与美学的创造。城镇既是自然里面的客体,同时又是文化的主体;它既是客体,也是群体;是真实,同时也是梦幻;是人类的最高成就。

+

0426

每次都有我这样的人吗?当其他人死后,替他们葬尸,然后再悲叹中继续前进?

+

0425

我沿着那条路从边界走向大本营,仿佛永远走不到头。路上花了很长时间,但我知道,回程的时间会更久。我没有同伴,只有孤身一人。那些树其实不是树,鸟也不是鸟,而我也不是我自己,只是长时间在路途中行走的某种存在。

+

0424

“每一个人”,夏多布里昂(Chateaubriand)写道:“身上都拖带着一个世界,由他所见过、爱过的一切所组成的世界,即使他看起来是在另外一个不同的世界里旅行、生活,他仍然不停地回到他身上所拖带着的那个世界去。”[夏多布里昂所写的«意大利之旅»(voyages en italie)12月11日条下所记]

+

0424

因此,我是可以了解为什么那些旅游书籍中的种种假象会这么受人热爱。这些著作创造了一些应该仍然存在,但事实上早已不存在的幻象。如果我们想保留任何希望,希望不必同意过去两千年的历史并非完全无法避免这样的结论的话话,那些旅游书籍所假造出来的东西还是应该存在。现在我们对过去所发生过的事已完全无能为力:文明已不再是在整块长有各种各样野生植物的肥沃土壤里一两个受保护的地区中,精心辛苦培育出来细致易摧的花朵。目前的肥沃土壤中丛生的野生植物,由于到处滋蔓,看起来似乎相当可怕,但事实上由于其顽强的生命力可以使受精心培育的花卉植物能够式样繁多,而且可以再增强生命力。可是人类选择只种一种植物,目前正在创建一个大众文明...

+

0416

直到今日,我仍深信我对多瓦悠人最大的价值在“新奇”。如果你认为无聊乃文明特有的产物,那是大错特错。非洲村落生活乏味至极,不仅习于日日声光至极的西方人觉得如此,连村里人自己也觉得。芝麻绿豆的小丑闻会被一再讨论爬梳,任何新奇事物都不被放过,只要可以打破日常老套,都被视为单调生活的一大调剂。人们喜欢我,因为我有娱乐价值。没人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或许我会进城,带回来新奇的东西或故事。或许有人本来拜访我。我可能会去波利,发现啤酒来了。或许我又会闹笑话。我是永不枯竭的话题来源。

+

0416

城市的调节功能是调节人与自然的关系正因为如此,才使得那种伤感情调有了广泛流行的可能,“自然”被赋予了善良、高尚纯洁的特性,同样,“自然的人”也就有了这样的特性。城市不是虚构,与这些想象中的纯洁、高尚、善良格格不入,于是就会被视为恶念横行的地方,显然,就是自然的敌人。旦人们开始用这种眼光看待自然,自然似乎就成为一只受孩子们喜爱的伯尔尼长毛狗还有什么会比把这只让人顿生怜悯的宠物带进城市还要更“自然”的事情,于是城市或许也就会从这只宠物身上得到些许高尚、纯洁和善良?
用一种伤感的眼光看待自然会有很多危险。许多带有伤感情调的思想从根本上说含有一种深深的(也许并没有被人注意到)对自然的漠视。在用伤感的眼光...

+

© PaulBeauj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