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6

城市的调节功能是调节人与自然的关系正因为如此,才使得那种伤感情调有了广泛流行的可能,“自然”被赋予了善良、高尚纯洁的特性,同样,“自然的人”也就有了这样的特性。城市不是虚构,与这些想象中的纯洁、高尚、善良格格不入,于是就会被视为恶念横行的地方,显然,就是自然的敌人。旦人们开始用这种眼光看待自然,自然似乎就成为一只受孩子们喜爱的伯尔尼长毛狗还有什么会比把这只让人顿生怜悯的宠物带进城市还要更“自然”的事情,于是城市或许也就会从这只宠物身上得到些许高尚、纯洁和善良?
用一种伤感的眼光看待自然会有很多危险。许多带有伤感情调的思想从根本上说含有一种深深的(也许并没有被人注意到)对自然的漠视。在用伤感的眼光看待自然方面,我们美国人也许是世界冠军,但同时也是对自然和乡村最漠视、最严重的破坏者,而这点并不是偶然现象。
造成这种精神分裂症状的态度既不是源自对自然的热爱,也不是对自然的尊重。相反,这是出自一种怀有伤感情调的与自然交往的欲望,但是这种欲望所指向的“自然”只是自然的一个影子,毫无生气的、标准化的、郊区概念的自然,更何况这种交往的欲望本身就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只是抱着嬉戏目的的态度;很显然,这纯粹出于一种不信任感,即,不相信我们以及城市的存在本身就是自然不可缺少的、合法的一部分,我们与自然的关系不仅仅只是修剪树枝、晒晒太阳或者发发感叹,以求通过自然改变一下心境。我们与自然的关系要远远超过这些,是一种深深浸润的、不可分离的关系。正是在那种居高临下的嬉戏态度的支配下,每一天,几千英亩的乡村的土地被推土机吞噬,然后铺上人行道,接着再点缀上一些象征郊区式的自然的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恰恰就是被那些住在郊区的人自己毁灭的。我们一些不可替代的农业用地(自然遗留给这个世界的珍贵遗产)被残酷地、不假思索地割让于高速路或者是超市停车场;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其他一些地方,林中的一些树木被连根拔起小溪和河流被污染,空气中布满汽油燃烧后的废气(本身就是对千万年来自然之遗产滥用的结果),而这种情况的发生正是源于整个国家低三下四地迎合那种虚构自然的行为其结果是人们纷纷逃离“非自然”的城市。

评论

© PaulBeaujon | Powered by LOFTER